沅陵县地图神器迷踪之三王剑(第二十、二十一章)-一鸣冲天

神器迷踪之三王剑(第二十、二十一章)-一鸣冲天

第二十章三井密谈“定秦”,“南龙”整装待发
“我是谁?我为什么能唤醒赤霄剑?”我一脑门子汗。
“你做好知道真相的准备了吗?”北辰冷峻的目光看着我。
“这……,我……”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这个真相可能有点超出我的承受能力。
“你还太弱。走吧,机缘到了,自有分晓。”北辰又加快了脚步,我又差点一口气憋住。
我们走出了密道,出来发现来到了平都山东南,不远处就是滚滚长江。北辰遥望长江,“找个地方,先将赤霄藏好。”
“对,对,不然这个背出去,马上给人当文物贩子给逮局里去了。”我点头道。
“龙哥,要不放张家祖居吧,那里鲜有人知,还有奇门阵法守护,又有张家照应,应该安全。”张诗凡建议道。
“张家后人?”北辰看了一眼张诗凡,“走吧,去张家。”
得,走吧,听大神的。我们在张家人安排下,坐车直奔张家祖居。路上我不忘问达德罗夫,他们是怎么跟上来的。
达德罗夫见我们不是什么凶神恶煞,也稍显放松,更指望着我们给他解药,对我的有问必答。
原来从狄公墓开始他们就暗中跟踪我们了,就等着我们得手,来个黄雀在后。米勒如何跟其他联络的,他确实不知道,尤其是那两个神秘的红衣人,只知道是来自倭国的法师。他只是雇佣兵,所知有限,要想知道更多消息,只能逮住米勒那个混蛋才知道了。
“大个萝卜,看样子你本性不坏,应该做雇佣兵不久李梦蝶。以后不要跟米勒干了,否则迟早把命丢了。”我劝道。
自从米勒拿他做肉盾,达德罗夫也知道这次是运气,下次恐怕没有这么好运了。“龙先生,我有个请求,要不我跟着你干吧,我保证听你的,不做坏事。”说完还要举手发誓。
我与张诗凡商量了下,觉得我们现在行踪不能暴露,但又不能杀了他,决定将他带回张家祖居渡狸卍里。达德罗夫吱唔的说能不能给他解毒了,我们一听都哈哈大笑。这家伙不笨,知道上当了,也一起笑开了。
眼镜的伤需要马上医治,张家给我们准备了一辆房车星夜回程。这中间还出现个小插曲,负责护送的司机看到北辰这副模样,惊讶的说哪来的唱大戏的。北辰还则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喝着烈酒,遥望远方。张诗凡只好说是途中认识的,一起回去见张啸风有事相商搪塞过去。
回到张家祖居,千代子就着手医治眼镜,她要求找个没有人打扰的场所,一日三餐由专门送来,五日后就有分晓。张家人也找了专门看了他的毒伤,均无法治愈,我们只好相信行千代子,希望她真能治好眼镜。
话分两头,张啸风自从知道北辰的来历后,当场就要下跪,我们一番劝慰才勉强作罢。看到“赤霄剑”后又惊得要下跪,我们只好说您这动不动要下跪的老礼要改改了。
在张老爷子的安排下,我们将“赤霄剑”放入由墨家设计的机关匣内。此匣由张老爷子年轻时历练所得,内有三道机关,几乎无法用外力破解,就连北辰也认为此物不错。再将机关匣放入布置有奇门阵法的密室中,只有老爷子一人能开启。
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该养伤的养伤柯义浤,该休息的休息。北辰自从回来,每晚都拿着酒壶坐在屋顶仰望星空,用张诗凡的话说,这是一个很有故事的男人。
五日后,千代子告诉我们眼镜的毒解了,只是身体太虚弱,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希望自己能留下照顾他。我们见眼镜总算脱离危险,千代子的心思我们也都心知肚明,自然是求之不得。
一日,三井突然说要见我们,说有重要的事相商。我叫上北辰、小凡一起到了他养伤的房间,三井内伤比较重,现在只能勉强起身。
我看到三井正半躺着,手里正拿着笔记本电脑在不停的操作着,我笑他恢复不错,都开始玩起电脑了。他冲我们笑了一下,再次说了一些感谢的话,随后问道:“龙桑,你们知道阿波丸号吗?”
我隐约猜到三井会讲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信息,没想到他居然提到了阿波丸号。这艘举世闻名的宝船对于我们猎宝人来说自然非常熟悉,我对他点了点。
“船上有‘定秦剑’的线索。”三井将笔记本转向我们,上面是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两个人的合影,一张方桌前放着两个打开的盒子。我仔细一看,心头大惊,其中一个人赫然就是三井!
“他是我的爷爷。”三井指着与他长得一样的人道,接下来向我们讲述了一段尘封六十多年年的隐秘。
“阿波丸”号,名义上是商船,实际上是按照军舰的标准打造的,倭国打着商船的名义利用“阿波丸”号执行战争补给等任务,虽然遭受过鱼雷、炸弹的打击,但都没有沉没万玉枝,号称为“永不沉舰”。
1945年4月,“阿波丸号”好运到头了,满载着黄金、白银及众多稀世珍宝的“永不沉舰”,被鱼雷击沉在华夏东海。船上2000余人丧身大海,而三井的爷爷——三井正雄,当时就在船上,也是唯一的生还者。
据后来三井正雄的日记回忆,这艘船当时出现在东海,其实另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三井家族作为徐福东渡的后人,一直掌握着部分“定秦剑”的线索。当年,倭国自知败亡之日不远,派出几路阴阳术师,阴潜各国掠夺神器,妄图寻找神秘力量东山再起。
在华夏,他们的目标锁定为“三王剑”与“通天佛眼”。自从知道了三井家族掌握着“定秦”线索,倭国主战派以族人性命威胁三井正雄协助寻找。无奈之下,三井正雄只能从命,经过一番查证,最后目标锁定为东海一个叫牛山岛的地方。
为避免消息走漏,倭国以“阿波丸”号为掩护,还派遣了军队、阴阳师,借称运送宝物回国,实则去寻找“定秦剑”。但是,他们似乎碰到了极为诡异的事情,以至于最后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三井正雄仗着一身本领侥幸逃脱。
“三井,你的爷爷在东海到底碰到什么?”我问道。三井的本事我们都见过,能让他的爷爷的如此狼狈,其中的凶险可见一斑。
“不知道。爷爷的日记只记到这里,最后还几个奇怪的词语。”三井苦笑的回道。
“哦。是什么词语?”我一听有门,忙问道。“大猴子、鬼、死。”三井回道。
我一听,什么大猴子、鬼的,听得我一楞一楞的。这时,北辰突然站起身向外走去,我叫了几声都没回应,只好连忙追了出去。
“我想去东海。”北辰又开始仰望星空了。
“好,我陪你,叫上小凡,歇够了,是该办点正事了。”我拍着胸脯道。
这时小凡出来,问我们怎么不说一声就管自己走了,一点不礼貌。我把北辰要去东海的事跟她说了,她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转头就向张家议事大厅走去。我知道,她是要我们的下一程冒险去做准备了。
这姑娘真好,我心道,这辈子就她了。
这次因为要下海,属于水里作业,潜水设备必不可少,其他东西的基本与以前没啥两样。有了前面几次的教训,我问小凡能不能弄几把枪,哪怕手枪也行。小凡白了一眼,说你当枪是这么好弄么,华夏对枪支的管理又不是不知道,庄雯如她手里这把枪还是冒险着危险弄来的,就五发子弹了,我苦着脸只好作罢。
小凡问北辰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北辰转头看了一下忙着整理准备的我们,一字一顿道:“有剑么?”
我一听真有点头大,这可到哪找能配得上这位大侠的剑呢?磨蹭半天,只能临时让张家人打造了一把仿古七星剑,北辰入手直说“轻,轻。”我心里又一阵腹诽,没那么好的材料,您就凑合着用吧。
临行前一天,小凡说请我们吃烤肉大餐,把我们领到一个空旷的草坪,只见一个光头正背对着我们忙碌,一阵烤肉香飘来,馋得我直咽口水,连说大厨辛苦了。
大厨闻声回头,我一看,这不是达德罗夫么。我看他的样子哈哈大笑,说杀马特成劳改犯了,弄得他一阵尴尬。
我一边吃着俄国烤肉河内新娘,一边掏出手机看三井发来的东海海域照片,正翻到牛山岛全图,坐在我对面的达德罗夫探头来看,笑道:“一艘破船有啥好看的?”
我一听哪来的船,抬头看了一眼达德罗夫,心头一震,把手机倒转180度。“原来如此。”我猛拍了下桌子。
龙剑峰到底看到了什么景象?东海之行又有什么诡异之事在等待他们?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第二十一章东海踏浪逐波,月夜海神寻仇
我将手机调转了180度,意外发现牛山岛海面以下部分居然神似一艘翻了个个的古代楼船,结合三井叙述他的爷爷的经历,我断定线索应该就在这里。如果确实的话,按这艘楼船的大小,估计里面的空间将十分巨大,很可能整个牛山岛都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
我将这个发现告诉北辰和小凡,两人都点头称是。我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艘好船,海里的怪事太多,某些方面甚至比陆上更为诡异,寻常船只恐怕不行。小凡说,老江这两天忙坏了,听说船已经有消息了,叫我们吃完赶紧去找他。
为了此次出海顺利,老江动用了很多关系,总算给我们弄到了一条好船。船不大,也不新,整船用柚木打造,吃水线以下全部装有铜甲钢板,船舷两侧装有救生艇,还设有绞盘和渔炮,船只能载七、八个人左右,属于小型船。
起初我有点瞧不上这船叻哥游世界,心想这破船还没开多远估计就给浪打沉了。老江看我不屑的表情,笑着说我不识货,拉我们上船看,这一看不得了。只见光线照耀下,船体偶尔会出现一种奇怪的绿色,一显而过,不细查根本不能发现,北辰轻声道:“龙鳞?”,老江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龙鳞是海中一种似龙鱼类的鳞甲,十分难得沅陵县地图。造船材料如果混入龙鳞,据说会得到神龙庇佑,船行大海则不惧惊涛骇浪,还能克制一些海中异兽的袭击。
一切准备就绪,临时行前我又去看了下眼镜,他的毒基本已经清了,笑着说这次没他陪同,叫我万事小心。我也笑着回应,有大神在,应该没事。同时,我们也把小天狗交给他们,嘱咐一日三餐多准备牛奶,务必照顾好。
与众人告别许和琪,我们三人祭过海神,这就起航入海。我提议说给船起个名字,无奈肚里墨水不多,半天想不出好词。最后,小凡看看我与北辰,说叫“南龙”号吧,我举双手同意。
这中间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为了方便行动,我给北辰换上了同我们一样的探险服,征得他同意,又给他理了个流行的短发。他本来长得就好看,这下可好,高冷的气质引来一些花痴频频驻足,回头率百分之九十五。
登船后,我与小凡轮流掌舵,我们都有出海的经历,见过不少风浪,无需担心会出现什么不适状况。开始几天基本上风平浪静鄯怎么读,我换班后要么就休息睡觉,要么就拿望远镜看看海兽戏水,到也畅快。但很快,我们就发现情况就有些不对劲了。
越临近目的地,我们周围的鱼群海兽越多,甚至出现了一些较大鲸鲵,好像在跟踪我们,又好像在阻止我们靠近,但都离船约十米左右的距离,看样子是畏惧龙鳞的气息而不敢靠近。
虽然我们不担心鲸鲵之类的大鱼鼓浪翻船,但这样的群鱼聚集情况十分不正常。我与小凡商量无果,正想问一下北辰这种异像是怎么回事,北辰却突然示意我们停船。
“他要来了。”北辰沉声道。
“谁要来了?”我问道。北辰没有理会我,站在船头,直视前方,弄得我和小凡干着急。眼见着天空一轮明月升起,突然前方海面起了一阵大雾,雾中似有波涛翻涌,又似有巨兽嘶吼之声,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要浮出海面。原来围着我们的鱼群海兽现在全部大雾前面,好像在朝拜它们的王者。
我与小凡都各自猎宝多年,其中也多次有过海上的冒险,但从没见过这等影景象。此时,北辰身上散发出一种迫人的气息,我们不禁后退了两步。
“还记得秦始皇东海斗海神吗?”北辰平静的问道。
“这不是传说吗,而且说的是秦始皇梦中与海神相斗,没有出现在现实中啊。”我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当年徐福奉命寻找长生药,在东海遇海神所阻,回朝后禀告秦始皇。不久,秦始皇说宣布自己梦中战胜了海神。”小凡紧跟着解释道。
“不,梦斩海神只是晃子。实际是徐福带‘定秦剑’与秦王连弩再次出发,于东海激战海神杨云聪。”北辰缓缓讲道。
“原来如此。那这和眼前的情况有什么关系?等等,你不会说雾里那个东西是东海海神吧?”我不禁冒出一阵白毛汗。
“徐福当年只是伤了它。现在它来寻仇了。”北辰轻叹了一口气。
这时,只见雾越来越大,几乎弥漫到整个海面。“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持镇定。”北辰不容置疑的说道。“嗯,都听你的。”我与小凡应道,就凭他在鬼城阴都展示的手段,我们就没理由不相信他。
北辰咬破手指,凌空画了一道血符,随手一挥,血符飞进了浓雾,浓雾开始渐渐消退。雾之中又传来一阵嘶吼声,相比刚才,这次更显得愤怒。突然,雾中冲出几道蓝影,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扑来。
我与小凡连忙用精钢伞抵挡,蓝影撞上精钢伞发出“铛铛”声,一击不中,又纷纷落入海中。这时雾中伸出一条碗口粗的触手,将北辰拦腰卷走。我大急,想冲上去救他,却又被冲上来的蓝影阻拦。我心头火起,趁其不备用精钢伞刺中一个,甩在甲板上。
其余蓝影见同伴被抓,在海中围着我们游弋,不时发出嘶吼。此时我们发现这些蓝影居然都要是人面鱼身的怪物,每条都长约一米五,前肢为蹼状类人手,却有锋利的爪子。
此时甲板这条兀自挣扎,我正想一伞刺死。“休要伤他!”雾中传来北辰的声音。
“这是氐人。”小凡自小遍识各类异兽,这时看着人面鱼说道。
“氐人?难道徐福射杀的海神是他们?”我不禁奇道。氐人族,传说他们是炎帝的后代,人面鱼身,他们出没的地方有前往天界的通道。
我们看着逐渐散去的浓雾,一个十余米长,周身长满触手的氐人,正在与北辰激战,战斗之余两人还不时的交谈,但不知用是什么语言,我与小凡完全听不懂。
我看到这个氐人身上隐约插着不少箭矢,北辰与其说是在和他搏斗,不如说是给他清除治伤更为贴切,不过看样子对方并不领情。很快,氐人身上的箭矢全部被清除干净,但他似乎没有停手的意思。北辰在他的攻击间隙又画了一张血符,符画完娄晗,海面顿时掀起一丈多高的巨浪,乌云瞬间遮住了圆月。看这张血符,氐人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惧色,攻击也停止了。
“镇海符!,没想到他居然会镇海符!”小凡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氐人与北辰又展开了几番辩论,最后,可能是北辰做出什么承诺,氐人终于放弃了攻击,带着其他海兽消失在水面之上。北辰也撤去了血符深海异种,原本喧嚣的海面,又恢复了平静。
北辰回船后看了我们一眼,我本想捧他一番,顺带好多疑问想问他,没想到他只说三个时辰后叫醒他,就直接回舱了。
我憋了一肚子话,只好坐在甲板上喝闷酒,与小凡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小凡,你说刚才是什么情况?”
“可能这个氐人就是徐福射伤的那个,只是他为什么会找我们寻仇呢?”
“难道说这个氐人知道我们来找剑,故意来找茬的,可我们跟徐福又没半毛钱关系。他找错对象了吧。对了,你刚才说什么镇海符,这是什么?”
“这是神话中仙人才会的符术,据说能号令四海,威慑水族。”
乖乖,这么厉害,这个北辰到底还有什么本事我们没有见过的。我们两个聊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头绪,只好轮流掌舵,就等北辰醒来好好问问他,希望这个每次说话说一半的大神给我们好好解释解释。
天快亮时,我想去叫醒北辰,小凡说让他再多休息一会儿,说话间,北辰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解下腰间洒壶喝了一大口酒。北辰见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微笑了一下,站在船头,自顾自的讲了起来。
原来当年徐福碰到海神就是东海氐人,而那个十余米的庞然大物是氐人王。氐人王浑身刀枪不入,且有十余条触手,兴风作浪,翻没船只。徐福无奈只能请来“定秦剑”以镇其威,再用下了道家破妖符的秦王连弩将其射杀。不料氐人王凶悍异常,秦王弩最终只是重伤了他,借众海兽之力逃遁,如今是来报仇的夏川纯子。
“那他找我们报仇干什么?难道我们谁前世是徐福?”我心中大奇。
“你知道连弩上的破妖符是谁下的吗?”北辰叹了口气。“是我。他要找的是我,不是你们。”
我张大了嘴巴,听得目瞪口呆。“那你刚才与他说些什么?他们怎么全退了?”
“没什么。该来的总会来。”北辰又沉默了。
我还想再刨根问底,小凡叫道:“你们先别说了,前面就是牛山岛了,但是水下好像不对劲!”
我与北辰向水下望去,不禁大吃一惊,北辰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龙剑峰他们看到什么诡异景象?这又会给他们冒险带来什么阻碍?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2018-02-08  •  浏览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