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电影观看顺序渣男和真爱,只有一步之遥-鹿小寞

渣男和真爱,只有一步之遥-鹿小寞

01
酒店大床上,躺着一个裸露着全身的男人!
洁白的被单和他古铜色的肌肉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匀称的身材和八块腹肌让乔尹熙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她身体好像缓缓升起一团欲火,像潺潺溪流,顺着四肢百骸慢慢延伸。
下意识地舔了舔自己潮红的樱唇,难以描述的声音从她紧咬着的贝齿溢了出来。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做,让旁人看到有多么的诱惑人。
男人躺着紧闭着眼睛努力压制着自己下腹的那团欲火,却猛然听到声音,他眼皮微抬,不屑的看向这个娇小玲珑的女人。
只这么一眼,他好像被雷击中一般,豁然睁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女人那吹弹欲破的脸颊。
这女人一头海藻般的长发,五官精致。此时正满脸通红,瞪着亮晶晶的眼睛含着笑意望着他。
美女,他可看过不少!唯独没有见过长相如此清纯的女人!她像一个天使,洁白如玉的脸颊让人如沐春风。浑身却又流露出如火如荼的欲望,像坠入魔道的仙子,令人回味。
只见此女子一副欲火焚身的模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直咽唾沫。
女人眼光迷离,桃粉色的小唇微微张开着,痴痴的望着他笑。水葱般的食指放在嘴唇里,就那样看着他!那样子,说不出的妖异美艳。
在女子炙热的目光中,他心底努力建起的禁锢赫然崩塌。
终是忍不住,他猛地一跃而起,一把抓住眼前这个如妖精般迷人的女人,大力将她拖了过来,牢牢锁在自己怀里。
乔尹熙被他这样大力的一把攥住,情不自禁的娇哼了一声,就如被人点了穴一般柔弱无骨的躺在了男人的怀里。
“你,你好帅!”
近距离观察到男人的容颜,女人眼神发亮,情不自禁梦吟般喃喃说道。
一边说,她一边抬起素白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着男人如刀削般的侧颜。
炙热的手柔软无比,像上好的丝绸轻轻拂过,他被她这般动作,刺激的血往头上涌,脑子里嗡的一声,什么也不知道了。原本还有些放不开,现在索性抛开一切,随着自己心底的悸动,放纵了自己。
他猛的低下头,狠狠一口擒住女人潮湿柔软的双唇,死命的允吸着。
乔尹熙感觉到自己心底那一缕灵魂,都要被他霸道的给吸出来一般,浑身麻麻酥酥的,她索性将两条洁白的胳膊缠绕在他的颈部,双腿如水蛇般也缠绕在了他的腰部。
乔尹熙主动的动作让他如火山喷发,如洪水泛滥,他猛地一下,抱着乔尹熙转身扑到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乔尹熙的衬衣被他迫不及待的一把拉开。
“你叫什么名字?”
剧烈运动下,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断断续续,像被挤碎的风声。
“……”
“叫什么名字?”再次开口,声音带着浓浓的不耐烦。
酒醉,心明白!他可不想随随便便的就跟一个女人发生关系,他得问清楚。
女人娇媚的声音打着颤儿,轻轻的从唇里溢出,“……乔,尹熙,乔尹熙!”
“?”
剧烈的动作微微一滞,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感觉到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乔尹熙顿时不满起来,她伸出双手在空中挥舞着,嘴里咿咿呀呀的发出娇媚的声音,“……继续,别停!”
看着乔尹熙诱惑的姿势,他喉咙咕嘟一下,使劲吞下唾沫,再次猛扑上去。
妖精!
果然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
几个小时后,激情终于停了下来。
男人餍足的裸着身体坐了起来。
靠着柔软的床头,摸了一根烟,点燃后姿态慵懒的吸了一口。
吐出烟子,在薄雾缭绕中,他扭头看到了身旁那个沉沉睡去的洁白如玉的身子。
想到这几个小时中,两人的契合,他的喉结不由自主的上下滑动。
想起缠绵时,两人说的唯一一句对话
“……叫什么名字?……”
“……乔,尹熙,乔尹熙!……”
乔尹熙?
他随意的弹了弹烟灰,垂眸微微思索。
暖黄色的灯光照在男人右边脸上,俊美的容颜不甚清晰,长而卷翘的睫毛掩盖住了他原本冷清犀利眸子,薄而性感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他下意识的紧紧攥紧了手上的烟蒂。
乔尹熙?会是那个乔尹熙吗?怎么可能是她呢?……
金色的细碎阳光像调皮的小精灵,跳跃着从厚厚的灰色窗帘缝隙跻身落在一只晶莹剔透的胳膊上。
也许是感觉到了阳光的温度,那只耷拉在床沿边的胳膊突然动了一下。
厚厚的被盖里,传出一声闷哼,那只胳膊的主人拂开搁在她胸口,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另一只手,喃喃的说道,“把你的手拿开汇成和苑,压着我了。”?
乔尹熙的话刚刚说完,顿时把自己给惊醒了。
手?怎么会有只手在她胸口?她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她和赵逸轩从来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她的床上怎么可能会有另外一个人的手呢?
她下意识的动了动自己的身体,顿时感觉到一股暖流,有东西顺着她身体最深处流了出来,她的下身涩涩发疼。
乔尹熙一惊沈诗钧,赫怕的陡然睁开双眼,眼前的视线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洁白的墙壁豪华的装饰浓浓的酒店风,这陌生的环境让她脑子里嗡的一声,像被球击中般,整个人都懵了。
她猛的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子,环顾四周。
陌生的墙,陌生的床,陌生的地方!
乔尹熙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像被千根针扎似得疼得厉害。而那些疑问,一个又一个的从脑子里不断往外蹦。
这是哪里?
她怎么会在这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后乔尹熙哀嚎一声,曲卷着身体,双手环膝,抱住了自己的头。
她浑身颤抖着,眼角不经意间瞟到身旁那只手,头更疼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事实,无比残忍的提醒着她——
她完了,她背叛她老公了!
02
乔尹熙抱着头努力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她开始仔细思索着昨天发生的一切。
研究生毕业了,她要回北市了!玩的好的同学说要帮她庆祝毕业,她们来到酒店尽情玩乐。
然后呢?
然后发生什么了……
她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喝多了被同学扶到楼上酒店。
不过为什么她的房间里会多出一个男人呢?乔尹熙是怎么也没想明白。
放下捂着头的手,乔尹熙扭头看了一眼身旁还在呼呼大睡的那个男人。
那男人的头扭向一边,深深埋在枕头里,乔尹熙只能看到他的一小半侧颜。
棱角分明的下颌,高挺的鼻子长长卷卷的睫毛,虽然只能看到一小半侧颜,但是乔尹熙能肯定这男人长得一定很帅,而且他好像和自己还是同一国家的人。
还好,还好,乔尹熙拍拍胸口,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洋鬼子了,还好喝醉了,还没有拥着一个洋鬼子睡觉。
“呸!”乔尹熙暗啐一口,长得帅又怎么样,还不是牛郎一个!
乔尹熙一动,下身的涩疼让她忍不住暗骂一声,“什么牛郎,技术都不过关,还敢出来混。”
视线落在时钟上,乔尹熙慌忙收回视线,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衣服从地上捞起来,匆忙的穿戴好。
“这么没有职业道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想走吗?”
冷冷的声音,让正准备拉开门离开的乔尹熙顿时僵住了脚步九大堕天使,她呆呆的回过头来看向发出声音的那个男人。
只见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光着精壮的上身慵懒的斜靠在床头上,戏谑的看着乔尹熙。
男人身材匀称,肌肤泛着小麦色的光泽,黝黑明亮的眸子像一潭深水,闪着犀利而睿智的光芒。
现在看着男人的全貌,美好的让乔尹熙有些后悔自己已婚的身份。
“怎么,彭小盛钱不要了少年刀手?”男人再次发问道。他醇厚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沙哑,嘴里说着戏谑的话,浑身却又透着拒人千里的冷清。
乔尹熙眨眨眼睛没有反应过来,他是找自己要钱还是叫自己给他钱?
乔尹熙的目光再次落在墙上的电子钟上,已经是十二点钟了。她下午两点钟的飞机飞回北市,她的行李还没有收拾,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
乔尹熙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她打开自己背着的小坤包,从里面拿出一叠美元。
“这个,我,我不太懂你们的规矩,就算我们之间是你情我愿的吧。喏……”乔尹熙将手上的那叠美元递给男人。
男人眯着眼睛没有动,就这么深深的看着乔尹熙,“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乔尹熙再次看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有些着急,“你想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这钱算给你的补偿也好,算买你的钟也好或者是封口费也罢,反正我们以后也不可能再见面了,随你怎么想,快拿着吧!”
“你就这么确定我们不会再见面铁腰板治疗仪?”男人被乔尹熙的话气得冷笑一声,语速极快的反问道。
“而且,我就值这么多钱?”
乔尹熙一愣,脑子里想的话下意识的就冒了出来,“你技术不过关,要扣钱!”
说完本想将自己马上就要离开美国的事情一并说出来的,却又极快的回过神来,这关他什么事儿,自己为什么要说呢?
回过神来,乔尹熙索性把钱扔过去,“再见,哦,不对,不见!”说完她扭过腰,踩着高跟鞋拉开门走了出去。
牛郎?
技术不过关?
男人心里的火顿时冒了起来,他猛地站起身子想要抓住这狂妄的女人,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却发现自己裸着身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女人甩着马尾辫关上房门远去。
窗外的阳光更甚了,从厚厚的窗帘缝隙里投射进来,正好落到男人的脸上,给他俊朗的容颜上增添了一抹阴影。
看着散落一地的美元,莫绍泽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该死的女人竟敢把我当成了牛郎!还敢说我技术不过关!
莫绍泽双手捏紧成拳,靠着床背,一脸似笑非笑,眼底闪着寒意,技术不过关吗?
那昨晚是谁一个劲儿的求饶?
是谁哭声连连,还叫嚷着再来一次?
乔尹熙?是吧?
下次我一定会让你看看我的技术到底过关还是不过关!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
莫绍泽绷着脸,一把抓过手机,狠狠按下开锁键。
“嘟嘟”几声后,电话接通了,一个阳光爽朗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怎么样?那妞漂亮吧?”
“那女人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莫绍泽压制着心底的怒气,冷冷的问道。
“还用找吗?只要报出你的名号,多的是美女送上门来!”江晨宇得意洋洋的说道。
江晨宇就看不惯莫绍泽那样,每次喝酒,大家都要左拥右抱,就他一人鹤立鸡群,还时不时的用蔑视的眼神看着他全系炼金师!
他就是要莫绍泽知道,这女人的滋味是有多美妙!
“在我耐心用完之前,你最好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因为太用力,莫绍泽捏着电话的手指有些泛白。
电话那端的江晨宇,好似被莫绍泽话里的寒意给镇住了,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她,她就是我爸公司里的一个普通秘书!”
“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江晨宇愣住了,叫什么名字他还真不记得了……
“呃,好像是……姓白吧?”江晨宇有些不太确定的回答道巴尔德拉马。
“去给我查清楚,昨天来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叫来的那个女人!”
“什么?”电话那端,江晨宇的声音刺耳尖利。
“你不会告诉我你睡错了人吧!”江晨宇幸灾乐祸的笑道。
莫绍泽咬牙切齿的威胁着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发小,“你最好把你的尾巴夹紧一点,别让我再看到你!”
“莫少,莫少,你别这样说话!我马上帮你查,我们下个星期还要结伴回北市的呢!”江晨宇哀求道。
03
夜幕下,繁星点点,霓虹灯闪烁的繁华城市把皎白月光都渲染成了诱惑的粉红。高楼林立的某小区内,大厦的顶间里正散发着浓浓的暧昧和激情四射的撞击声。片刻后,男人终于餍足的赤脚下了床,进了盥洗间。
半响,一个披散着一头栗色大波浪卷发的妩媚女人从杂乱的被盖里探出头来。
她看了一眼盥洗间,门紧闭着,里面传来淅沥的水声。女人下了床,**着洁白的胴体随手抓了一件睡衣套上,拿了床头的手机按下键看了一眼。
手机的屏保还是她自己妩媚的照片,丝毫没有变化。林琅的脸色一变,她死死捏了手机疾步走出荡漾着情欲气息的卧室来到阳台。
站在阳台上,微风拂过,给林琅激情后泛红的肌肤带来一丝清凉。她微微打了个寒颤,警惕的回头瞄了一眼依然紧闭房门。
水声依然哗哗作响,林琅回过头迅速按下解锁键,然后打开电话簿迅速找出号码,拨出电话。
电话在十几秒后接通了,林琅立刻有些埋怨的低声责骂道,“干什么去了?不是告诉你事情成功后立刻给我信息吗?”
电话那端,女人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和惴惴不安,“……事情成功了……”
“真的!”林琅的声音情不自禁的提高了几分贝。立刻又反应过来忙捂了话筒将音量降低,“那为什么没有立刻将录像传过来?”
电话那端的女声竟然带了微微哭音条子肉的做法,“出,出了点,小意外……”
林琅脸色一变,厉声道,“发生了什么意外?你和我说清楚,不要吞吞吐吐的!”
“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一切都很顺利,她也把药喝了。喝完药以后,她果然说自己不舒服。我亲自把她送到606室,然后才走的,我也不清楚中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刚刚带着人到酒店,却发现……”
“……摄影机里录下的女人是另外一个人……”
“你说什么?摄像机录下的是其他人?”
“这样的结果,你居然跟我说完成任务了!你的任务是怎么完成的?漫威电影观看顺序”林琅感觉自己头顶都要冒烟了,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找了这么一个拎不清的人来帮她做事呢?
“你,你不要着急吗?听我说完嘛!我虽然没有录到她进房间以后的事情,不过她进那房间的时候我可是有照片的……”
“那又怎么样,就算你照到她进了屋子夏佐直播间,可是屋子里最关键的证据却不是她!”林琅精致的五官,因为气愤变得异常的扭曲。
那女人意识到自己破坏了林琅的计划,听到林琅说话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满,惶恐的说道,“她进去的时候我一直在照相,那男人也一同被照了下来。虽然里面的摄像什么也没有拍到,不过就凭外面那几张照片应该也有用吧!”
“就算被你拍到他们在一起,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你根本就没有拍到屋子里的情景,这样的照片能有什么说服力?”林琅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忍着怒气埋怨道,“我能不能成功,就靠这照片了,居然被你破坏了?”
林琅还准备说些什么邹宜均,却听到水声消失了,她心头一紧,连忙压低嗓音急匆匆的说道,“先把照片发给我,以后我再联系你!”说完也不等那边女人再说话,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这么凉,你怎么站在外面?”赵逸轩用毛巾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黑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宠溺的问道。
林琅若无其事的将手机紧紧捏在手心里,转头笑眯眯的看向赵逸轩。
“我觉得屋子里有点热嘛,出来透透气!”
赵逸轩伸手捏住林琅白皙小巧的下颌,邪魅一笑,说道,“小妖精,刚刚动作这么巨大,你能不热吗?”
林琅故作羞涩的一笑,“你讨厌啦圣龙的共妻!”
“走吧,我们进去吧。”赵逸轩上前搂了林琅的腰,拥着她向屋子里走去。
回到温暖的屋子里,林琅拉着赵逸轩坐在床头,“轩,我听说她明天要回来了。”
“……她?谁呀?”赵逸轩的手不太老实的游弋在林琅魔鬼般的身材上。
林琅撅着红唇一把拍掉赵逸轩的手,正色的看着他,“我问你正事呢,先别这样。”
“嗯!”赵逸轩怅怅的收回手,心不在焉的哼了声胡雅菁。
“是不是她要回来了,你别瞒着我,我早晚会知道的,你还不如现在就全都告诉我。”林琅见赵逸轩不肯正面回答她,不悦的说道。
“我真的没想瞒着你!我也不太清楚她是不是明天回来,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喜欢的是你,又不是她!”赵逸轩还不在乎的说道。
林琅听了赵逸轩的话,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不过那笑容转瞬既失,脸上又露出委屈的模样智博网,“可是,她毕竟是你老婆!她回来了以后,你肯定要回赵家大宅的。那我想你了怎么办?”
赵逸轩索性不再回答她的话,只是将头埋在她迷人的锁骨间,鼻腔的男人气息,一下一下喷在林琅洁白的颈脖处。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又开始不规矩的在林琅的身上游走。
林琅被赵逸轩弄得情难自禁,这男人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彼此都对对方了若指掌,深知哪里才是对方的敏感处,一击击中。
林琅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可她依然压抑着自己心底的欲望,哆哆嗦嗦的说道,“……,可是,可是人家不想,不想再和你这样,偷偷摸摸下去了……她毕竟才,才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我,我算什么呀?”
赵逸轩闻言,停下手上的动作,倏地抬起头,“你算什么?你知道在我心里你有多重要的!如果不是她在我们中间横插一脚,我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什么明媒正娶,她只是家里那老头子塞给我的包袱罢了。你放心,只要有机会我肯定和她离婚!到时候谁敢说你是我的小三,那女人根本没法和你比。”
04
赵逸轩的话,让林琅心花怒放。虽然赵逸轩每天都会有桃色新闻上报,可是林琅知道,赵逸轩对自己不一样!
因为她是他的初恋,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不完美。
所有的男人都会对自己初恋难以抗拒,那毕竟是自己青涩青春中的一抹记忆。特别是年龄越大,越会回想往昔。
“轩,你可要记住你说的话哟,我我会一直等你的!”林琅洁白小巧的贝齿咬着樱红的下唇,两眼露出迷离。
鼻尖嗅到林琅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刚刚偃旗息鼓的赵逸轩顿时又开始心神荡漾起来。
“小宝贝儿,你放心吧,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两人再次拥抱着倒在床上。
这澡……白洗了!
“你说她是进错了房间韩以烈?”莫绍泽拿着手机站在巨幅玻璃后面,看着脚下车水马龙的城市问道。
江晨宇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出来,“对,监控镜头里发现她同伴把她扶到606房间后,她又转身追了过去。后来没有追到她同伴,她又转身却进到了608你的房间里。而我给你安排的那个白秘书却被606房间里的男人拉进去了!”
乔尹熙!果然就是那个乔尹熙。
“安排一下,明天回北市!”莫绍泽冷冷说道。
“什么?不是下个星期才回去吗?我的那些女朋友我还没安排好呢!喂?喂……喂……莫少……”
莫绍泽不耐烦的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到身后那巨大的桌子上。
他的眼睛盯着楼下飞驰而过,和火柴盒般大小的汽车上。
“乔尹熙!我很期待我们的再一次见面!”
玻璃墙上倒映着莫绍泽好看的容颜,他的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眯着的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凌晨三点钟,乔尹熙的飞机终于到达北市。
取出行李,乔尹熙疲惫的推着行李箱朝机场外走去。
“少奶奶,少奶奶,我在这里!”司机大声嚷嚷着,他辽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飘荡在接机室上空。
一同下飞机的人纷纷朝乔尹熙投去好奇的目光。
“那是谁家的少奶奶?”有好奇之人悄声嘀咕道。
“不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名门之后吧,不然怎么没见过呢?”
乔尹熙心里没来由的不好受起来。自打下了飞机一踏进北市的地界,她的心情就不太好了。
“乔尹熙,你死缠烂打的要嫁给我,现在有什么感觉呢?”
“你为了你那个发疯的父亲,为了钱逼迫我老爸让我赵逸轩娶了你,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准备好守活寡吧!”
五年前,赵逸轩在婚礼开始前,凑近她耳旁说出的冷酷无情的话,到现在还一字不漏的回荡在她的耳边。
是呀,时间过得真快,都已经过去五年了,自己也已经学完学业,再次踏上了北市的土地。
赵逸轩,自己名义上的那个丈夫,北市有名的纨绔子弟,还记得她的脸吗?
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她前脚离开北市学事通,赵逸轩就已经没有住在赵家大宅了,早和他那个初恋住到了外面。
远在美国的她,只要一上网几乎都能看到,头条上她合法的丈夫在拈花惹草,纸醉金迷的消息。
乔尹熙苦笑着摇摇头,将赵逸轩的所有信息全都甩出脑袋。随后她摸出一个墨镜戴在脸上,她可不想被人照到北市第一花花公子正牌妻子的长相。
“少奶奶,我来帮你拿吧,司机谄媚的迎了上来,伸手接过乔尹熙的手提箱。
乔尹熙点点头,将皮箱递给司机朝机场外走去。
她真是不太习惯赵家的这些规矩!什么年代了,还少奶奶长少奶奶短的,搞的好像封建社会一样。可是赵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非常享受这一切庞玉良。乔尹熙暗暗摇摇头,有求于人,怎么能搞特殊呢?只能入乡随俗了。
机场外一辆豪华轿车停在那里,司机远远的按下车钥匙,快跑两步将手里的皮箱放进后备箱里春日野樱。
乔尹熙在周围诧异,艳羡,嫉妒的种种目光中,拘谨的弓着身子迅速钻进轿车车厢里。
唉!她怎么都学不来,像赵家人那样,出入都像个明星一样,坦然的接受众人的吹捧。
也难怪她的那个婆婆会骂她,说她是上不了席的狗肉。
而她那苛刻的小姑子,永远都会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她。
关上车门,司机在请示了乔尹熙一声后,踩着油门出发了。
车子风驰电挚的行驶在高架桥上,窗外的风景迅速的向后倒退着。和美国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时时刻刻提醒着乔尹熙,她就像重新被关入笼里的小鸟般,再也无法展翅高飞了。
等乔尹熙到了赵家以后,已经是早上四点钟了。
豪华的别墅里此刻是安安静静的费沁雯,所有人都还在睡着觉,只有一些早起的佣人在轻轻的打扫着卫生。
那些人看到乔尹熙回来,纷纷放下手里的东西,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少奶奶。”
乔尹熙点点头,“你们忙你们的吧,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乔尹熙接过司机的皮箱走向楼道口的电梯。
整个三楼都是乔尹熙和赵逸轩住的。只不过乔尹熙住了一边,而赵逸轩住了另外一边。
回到卧室,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乔尹熙嘴边又露出一抹苦笑。这有钱人家就是好呀,屋子空了五年没人居住,一样的是崭新如初,干干净净,温馨宜人。
乔尹熙将皮箱放在柜子边,拿了换洗衣服进了盥洗间简单洗漱一番,出来倒头就睡着了。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窗外刺眼的阳光给照醒的。
乔尹熙懵懂的睁开双眼,迷茫的眼神环顾四周一番,半响才晃晃悠悠的回过神来,这里不是自己在美国的学校宿舍,是北市的赵家别墅。
乔尹熙幽幽叹口气,坐起身子呆呆的出神片刻,才翻身下床换了衣服,梳洗一番后坐着电梯下了楼。
电梯门刚刚一打开,一阵嘈杂的声音,就像海浪般朝着乔尹熙扑面而来。
“他回来干什么?”
这尖锐而刻薄的声音,不是她的婆婆方从艳还会是谁呢!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后续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7-08-26  •  浏览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