漯河医专三附院立即停火!国防部这次表态异常严厉-军事杂志

立即停火!国防部这次表态异常严厉-军事杂志

来源:国防部网站、牛弹琴(bullpiano)
在19日的国防部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就缅北地区武装冲突造成中方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答记者问。

▲图自央视新闻
问:近日,缅北地区的武装冲突造成中方在缅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请进一步介绍中国军队的立场和采取的应对措施。
答:近日,缅北地区发生武装冲突。截至目前,已造成3名中方在缅人员死亡, 并有3枚火箭弹和一些流弹落入中方境内。中国军队对此高度关注,已采取有力措施加强中缅边境巡逻管控和安全防护,并向缅甸有关方面提出严正交涉。
我们要求冲突各方保持克制,立即停火,采取切实有效措施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中国军队将进一步加强边境管控,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边境稳定和边民生命财产安全。
因为缅甸的战火,已经再次祸及到中国。中国这次真有点发飙了,用词前所未有强硬,态度前所未有严厉。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此前的声明,有一段话更这样说:

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对此次暴力事件予以谴责,对有关人员无辜伤亡感到痛心。中方已向缅甸有关方面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冲突各方保持克制,立即停火,采取切实有效措施,防止事态扩大并进一步造成人员伤亡,尽快恢复中缅边境地区稳定与安宁,确保两国边民生命和财产安全。
缅北克钦独立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和政府军发生激烈交火卡冈图雅,并造成中国公民伤亡。不管是哪个方面所为,这都是对中国主权的极大侵犯。“予以谴责”、“严正交涉”、“立刻停火”,中方的立场,非常强硬。不管你们是什么原因,都马上停火。此外,“我们坚决反对任何企图破坏中缅边境稳定与安宁的行径”,意思也是明确的,肯定有某些势力,在破坏中缅边境的稳定和安宁,中国非常愤怒。
缅甸内战造成中国人伤亡不是第一次了。2015年3月,缅军空军还突入中国境内投弹,造成4名中国平民死亡。缅甸内战,是缅甸的内政。战火外延乌丫传说,大批难民越境进入中国温碧婷,这是人道主义问题;但炮火竟然打到中国境内柯美伊,这就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和挑衅。
缅甸问题非常复杂。这个邻国,总人口5700多万,民族135个,比中国民族还多两倍。其中,缅族占人口总数的60%,少族民族多处于山高林密之处。
对缅甸政府来说,自然希望国家一统杨巧儿,取缔各路武装;但少数民族对中央政府又极度不信任,都害怕大缅族主义。各路军阀拥兵自重,形成”国中之国”,这也是缅北地区毒品泛滥的重要原因。
过去几年,各方多次大打出手,也说明缅甸各方矛盾的根深蒂固。
其中,果敢武装主体,被认为就是中国的汉族;更重要的一支力量则是克钦军,民族成分即我境内的景颇族。他们擅长山地作战,虽然只有轻武器装备风隐之怀念,但政府军也无可奈何猎艳无双。
而且,他们都在边境作战,火力稍一猛烈,就可能打入中国境内,招致中方的强烈反弹。
众所周知,过去几年炎之孕转校生,中国和缅甸的关系起起伏伏,缅甸一度还与美国、日本眉来眼去。但最近几年,中国外交一大变化,就是硬的地方更硬,软的地方更软,外交风格有了重大变化。具体到中缅关系,漯河医专三附院中国保持了极大的耐心,没有口出恶言,也没有恩断义绝。当然,也不乏恩威并施。所以,我们看到,昂山素季前年上台执政后,首访的第一个大国,并不是很期待的美国和日本,仍旧就是中国。
中国不能失去缅甸。别忘了,中国在缅甸有重大战略利益,尤其是途径缅甸的油气管道,投资额重大,战略利益丰厚,不容有丝毫闪失。当然,对缅甸来说,有中国这个好兄弟,经济发展大有裨益。所以,最近两年炎亚伦,中缅关系持续回暖。

但中国的耐心,应该也是有限度的。中国在积极促和,但这边却大打出手,甚至不排除故意捣乱,这置中国的信用于何地?这不仅严重损害中国的大国权威,缅甸的和谈也可能因此前功尽弃。所以,这一次,近乎发飙似的强烈谴责,也是警示缅甸各路武装,不要把中国的警告当做耳旁风。
中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明目张胆的挑战中国某些势力,真需要掂量掂量后果了。下一步,中国军方必然严阵以待,形成威慑。
但让缅北安居乐业,让缅甸成为中国可靠友好邻邦,考验的是中国的外交智慧和手腕。中国的大外交家,在哪里?希望不总是在大嗓门的抗议声中。
扩展阅读:张文木: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明代西南治边的重要教训
明朝的时候缅甸北方有一个麓川国[1]。1384年,麓川国派使团出使明朝,并将元朝所赐印信交于明朝,明朝册封麓川国王思伦法为“平缅军民宣慰使司,并赐伦发朝服、冠带及织金文绮 、钞锭”;不久改“麓川平缅军民宣慰使司”[2],麓川遂成为明王朝的属国。

15世纪40年代,麓川国对明朝廷滋生反意,明廷一气之下反复出兵重创麓川势力[3]。在打败麓川的战役中,明廷得到位于麓川南面的缅甸、木邦两宣慰司的大力支持。史载:“木邦、缅 甸两宣慰兵十余万亦列于沿江两岸,缅甸备舟二百余为浮梁济师,并为攻破其栅寨,得积谷40万石。军饱,锐气倍增。”[4]明皇帝--就是那位在正统十四年(1449年)的“土木之变”中率大 军北上迎击瓦剌却被瓦剌俘虏的明英宗--为了得到缅人的支持,还许诺事后以麓川地补偿缅人:
正统六年,给缅甸信符、金牌。时麓川思任发叛,将讨之阿六头说新闻,命缅甸调兵等。七年任发兵败,过金沙江,走孟广,缅人攻之。帝谕能擒贼首者,予以麓川地。[5]
明军占领允姐兰(今瑞丽以西),以捷报班师。明朝为绝后患撤麓川宣慰司,在陇川置陇川宣抚司,升原南甸州和干崖长官司为宣抚司,芒市土目放氏因从征麓川有功,也升为芒市长官 司。为了酬谢缅人参战麓川战役的“贡献”,明廷于正统十二年(1447年)“赐缅甸阴文金牌、信符”[6],景泰二年(1451年)“加赏锦币,降敕褒奖”[7]。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明廷对麓川国下重手的结果是打破了缅甸北南的力量平衡。而没有平衡则无制衡。北南失衡导致南面的缅人东吁政权迅速崛起并乘虚北进,随后就与明王朝发生了 规模空前的冲突。

1531年莽瑞体继承明吉瑜为东吁国王。由于北方大国麓川势力严重受挫,由于北方压力大为缓解,东吁国调头南向,1539年顺锡当河南下攻占勃固并立都于此。1541年,东吁军队进攻马 都八(今缅南的马达班),1542年占领卑谬,1548年西征阿拉干,1549年、1555年北上占领阿瓦(治所在今缅甸曼德勒一带),灭阿瓦王朝。至此南方大体统一清贵名媛。
1557年东吁东征兰纳王国(位于泰国西北清迈),打通进入泰国的门户。1563年、1568年,两次东征泰国,阿瑜陀耶王朝臣服缅甸。
1575年,东吁挥师北向,木邦、蛮莫、陇川、干崖等地先后为东吁王朝控制,1579年,李一情缅军攻下孟养。此时由于没有北方其他势力与南方缅人相制衡,明廷只能一味“好言慰谕之”[8]地 不断忍让,以至西南效忠明廷的抗缅力量“以无援败”。[9]
驱虎岂能喂猪。明廷的忍让引来缅人更大的进攻。
1581年,莽应龙为东吁国王,向明朝发起更大规模的边界侵犯。1582年,东吁军“起兵象数十万,分道内侵”[10]。攻下干崖,入姚关(今云南施南县姚关),进顺宁(今云南凤庆), 明廷指挥吴继勳、千户祁维垣战死。又破盏达(今云南盈江县莲花街),副使刀思定求救不得老树皮乐队,城破,“妻子族属皆尽”[11]。接下来东吁兵锋直指滇边战略要地腾冲、永昌、大理、蒙化、 景东、镇沅等。
西南边事十万火急,明廷急调南京坐营中军刘綎为腾越游击,武靖参将邓子龙为永昌参军,率数万官兵赶赴云南前线,大败缅军于攀枝花,随后乘胜进击,于1581年底至1582年春“斩首 万余”绝世夜凰 ,“复率兵出陇川、孟密,直抵阿瓦”[12]。1584年,孟养、陇川、木梆三地宣慰使和孟密的安抚使在威远营筑坛誓言:效忠明廷,保边境平安。由于没有其他力量制衡,而明廷在西 南又边长莫及,1585年始,蛮莫、孟养、孟密等先后又倒向缅甸。1589年、1591年,东吁缅军复攻孟养、蛮莫、思化等地,均为明军挫败。17世纪初,东吁缅军与明军双方在北缅展开拉锯, 明军劳师征远,能击败缅军,但守不地盘。1602年陈宇风,东吁军队出动十几万军队大举北进,占领莫蛮,次年为明军击退。此时,东北努尔哈赤崛起,明廷捉襟见肘,对西南控制力弱。明军收复 蛮莫后奥金利斧 ,当地土司在强大的缅军压力下无力支撑玛德莱克丝,缅军攻占孟养、孟密。1606年,缅军30万攻木邦,明廷兵不至,木邦失陷。原麓川、孟养、木邦所据地区转入缅军之手。
由此,缅甸今天的版图也大体奠定,而这一结局的起因又可以明廷重挫麓川势力为始点。
明廷在西南失衡的治边政策给后代留下巨大的边境压力,以至清朝乾隆时期就不得不与缅甸产生更大的冲突,多次西南用兵,牲牺非常大,但版图不进反退[13],以至乾隆也不得承认征 缅之举“未为深思远计,不得不引为己过者”[14]。乾隆晚年总结说:
予以古稀望八之岁,五十三年之间,举武功者凡八,七胥善成,其一惟征缅之事,以其地卑湿瘅疠,我兵染病者多,因其谢罪罢兵,遂以振旅,是此事究未成也。[15]

可以看出,乾隆对征缅的结果是极不满意的:这场战争支出太大而收效甚微赶尸小道,仅是边境的表面稳定。究其原因,非乾隆不为也,乃前朝治边失策也。西南缅地力量南北失衡,是清以降西 南边地治理难度倍增的主要原因。
1918年11月,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信中说:“我赞同这样一个联盟异界贸易商,只要我们的期望不要太高。我不愿扮演连伊索寓言都视为笑柄的角色。寓言讲的是羊狼谈判同意解除戒备,而 羊群为表现诚意,请牧羊犬离去,结果它们却成了狼群的晚餐[16]。在这则故事中,明廷不是驱逐而是打残了保护自己的“牧羊犬”即麓川国。但这还不是最蠢的,最蠢的是明廷还告诉狼: 牧羊犬消灭后,牧羊犬的地盘可交给狼管理。这样的治边政策的结果只能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把‘千千万万’和‘浩浩荡荡’都赶到敌人那一边去,只博得敌人的喝采”[17]。
这份跨越三百多年的血写经验告诉我们,对于我国的周边治理,要注意促成有利于我的形格势禁的形势,不能意气用事自己打破有利的区域力量平衡。这是老英国的经验语梅情。英国人将政治 看作一种机制或格局,在其中使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少,朋友越来越多;如果不出这个机制或格局,那对朋友尤其对盟友就不要要求过高,不然就会落个或者“水至清则无鱼”,或者与昔日盟 友反目为仇的结果。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18],治理周边要深思。
[1] “麓川”是汉文对傣族联盟国家“勐卯龙”的译写。 “勐卯龙”直译为汉语是“大卯国”,因元朝曾在“勐卯龙”王城所在地“勐卯”(卯地)设立过“麓川路”,故将“勐卯龙” (大卯国)译写为“麓川国”。 麓川国(勐卯龙)是傣族先民在云贵高原西南部、缅甸中北部于1312年建立的政权,曾多次击溃入侵的元朝军队。与明朝军事对峙了近十年之久,实力严重削 减,1382年,明军占领云南,麓川国王思伦法为与明朝交好,派使团出使明朝,并将元朝所赐印信交于明朝。1384年,明朝册封思伦法为麓川平缅宣慰使司世袭宣慰使,麓川成为明王朝的属 国。1413年,思行法让位于其弟思任法,经过多年的养精蓄锐,于1428年开始向周边扩张,欲恢复祖地。1440年多次击败明军的进攻,占领干崖、南甸、腾越(腾冲)、潞江、永昌(保山) 等地,遭明军重创。随后麓川国衰落并于1604年被东吁国(缅族)所灭。
[2]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26页。
[3]史称“麓川之役”。明朝朝廷四次对云南麓川宣慰司叛乱出兵征讨的战役,分别发生在1439年(正统四年)、1441年(正统六年)、1442年(正统七年)、1448年(正统十三年),明 朝经过连年征战,仍未彻底平息叛乱,最终以盟约形式结束;期间连续发动数十万人的进攻,致使大军疲惫、国库亏空,对北面蒙古瓦剌的防御空虚。
[4]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34页。
[5]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40~6541页。
[6]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41页。
[7]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双子星罗,第6541页。
[8]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44页。
[9]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45页。
[10]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44页。
[11]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45页。
[12] 许嘉璐主编:《二十四史全译·明史》(第十册),汉语大词典出版社2004年版,第6545页。
[13] 1762年冬缅甸入侵中国云南普洱地区,清军自卫反击,1769年11月16日双方签订停战合约。历时7年,清朝虽然取得了缅甸名义上的臣服,但是并未能获得战争的真正胜利且损失惨 重。
[14] 云南省历史研究所编:《〈清实录〉越南缅甸泰国老挝史料摘抄》,云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667页。
[15] 张本政主编:《〈清实录〉台湾史料专辑》,福建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570页。
[16] 转引自[美]亨利·基辛格著,顾淑馨、林添贵译:《大外交》,海南出版社1998年版,第35页。
[17] 毛泽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55页。
[18] 清人赵藩为成都武侯祠撰写的楹联对诸葛亮提出婉转的批评:“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作者:张文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2017-10-10  •  浏览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