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石屹身价穿越千年—当诗词邂逅菱湖-凌波塘摄影文学社

穿越千年—当诗词邂逅菱湖-凌波塘摄影文学社


小编寄语
这一期潘石屹身价,推出两位作家的诗词作品,一位主攻宋词念春归,一位擅长现代诗,风格虽不同八月茉莉,但落笔处似有异曲同工之妙,各位不妨细细品味!生活除了眼下的苟且,刘特良还需要诗和远方……
【满江红】回乡偶记

雁影苍茫,霜华落、苇风萧索。
江南老、芦花千顷,独怜秋色。
黄叶萧萧残旅梦,寒烟漠漠收晨夕。
二十年、人事渐消磨,伤归客。

青石路,循旧迹。萦思绪,终成忆。
念凌波塘畔,东阡南陌。
拟共垂虹镌往事,谁将白马追圆魄。
把孤樽、潘鬓染吴霜,虚如掷御朱门。
【唐多令】戊戌八月凌波塘偶记

桐叶染秋黄,驱车返故乡利亚迪桑。
二十年、懒酌琼浆。
青石路残镌旧事,谁曾记、一桩桩。
持笔落千行。
月华映碧窗。
对金樽、聊发疏狂。
流水光阴容易过,惊潘令、点吴霜。
【长相思】回乡偶寄

雁影遥绝世医书。
水影摇。
黄叶阶前秋意高。
西风吹寂寥。
忆童谣,访古桥。
桥上青苔避世嚣。
年光容易抛。
【临江仙】乡思

衰草寒汀霜叶,黄花凝露冰壶。
兴闲开酒对莼鲈许文强原型。
十年孤枕夜,能寄一行书。
雁断鱼沉无迹,乡音梦里如初。
繁华消歇隐陶朱薛世恒。
浮生何处去,篱畔饮屠苏。
【琐窗寒】思乡秋怀

木叶萧萧,寒鸦瑟瑟,客伤时序。
蛩鸣砌下金雪贤,添得几多凄楚。
月痕斜、一灯清坐,谁人剪烛西窗语。
但水边衰柳,风前摇荡,径花成土。

秋暮乔柏华。携樽俎。
忆南国莼鲈,季鹰心绪。
多情何用,两鬓早凝霜露。
是十年、梦里故园,吟笺小字凭谁附。
自倾杯、浮世红尘,任随流光去。

作者简介


《太阳下山的地方灯火通明》

从南京到西安 我的心
一路向西 睡不着是正常的
那是太阳下山的地方
余晖泛出令人着迷的青铜色的光泽
就像一个古都走向另一个古都的
过程 整个世纪都无法安然入眠
持续不断的撞击成为持续不断的
历史 飞驰在轨道响亮的撞击声里
我睡在下面思考上面 我的
亲人醒着 忽略了奔涌而来的黑夜
只看手机里的西安如何变成
灯火通明冠名未央的长安
是的 十三个王朝就像十三个太阳
从唐朝关上大门的那一刻开始
碎裂 分崩离析的瞬间
箭镞的快和树叶飘零的慢
然后聚集时间 所有的
灿烂 在湿度相当的空间里生长
在秦砖与汉瓦的相视里闪烁
萤火虫一掠而过
《散步卞家漾》

六十年风水转到最后的那一刻
螺蛳壳、贝壳、蚌壳、河泥正在堤上发白
我走在这些残骸的身上
一路哔哔啵啵。落日缓缓
沉到澄澈的卞家漾
水泥邦岸分割了你的阴阳两界
少女侧影的水岸
几经兴衰的菰伏倒在无边的
风里。柔软的边沿书写永生
有一片苇的顶端如长锋开笔
孕育画意。明天才是你的秋天
惊起的白鹭、苍鹭、野鸽们低飞而去
小??的低语在深处与苇叶交欢
这一刻寂静躺在地下
勤劳的先民浓缩在陵园里
观望。你上空的暮色里变换的云彩
和一个散步者融入暮色的背影
2018年7月16日
(注:勤劳:指菱湖镇勤劳村。兼指本义。)
《秋雨》

一直改 一直改
雨停不下来 泪的字
唰唰地响在秋来的路上
我的前半生死在大暑的
围困里 诗句没有写完
有点像雨
停在苔藓的表面
另一个台风又在村庄登陆
我的下半身趟在城市的积水里
用脚趾不停探索
就像我年少时摸蚌那样
相信水的下面
有一粒秋天的芽已经冒出河底
我的看不见的触及
2018年8月17日 作者简介

吴继敏,菱湖人氏,凌波塘摄影文学社成员、湖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少年时n0837,写过一些诗,用黑体打出 来,订成一小本诗集,藏了起来。之后王清媛,就写小说长耳定光仙,大约有几十万字雄霸南亚,大多亦零落了。前几年探灵磊哥,写了一部长篇小说扫毒缅娜,算是圆了自己的小说梦。现在读书笔记,间或作诗,以遣骚情相博涛。

更多精彩图文吕氏皇朝,请关注凌波塘摄影文学协会公众号:
我们珍惜每一份关注默婚!




主编:悠然南山
诗词:紫凝轩主 吴继敏
统筹:潘红 邱战明
监制:孙武宣
摄影:邢文建 潘红
总监制:赵微坚

2018-07-31  •  浏览 (64)